早安,万丰河畔的打工人!

发布日期:2020-11-12
信息来源:管道公司
作者:文/图:杨忠坤
字号:[ ]

最近的互联网上,人们互相问早,不再说简单的“早安”,而是气势磅礴地敲出一句“早安,打工人!”。打工人的趣梗诸多,大多以自我调侃为基调,但内容通常积极向上,还透露出带着一股“土味”的励志感。之所以劳动者们愿意如此自嘲,并不是在尝尽了生活的苦辣后感到悲哀,而是出于一种“在看清了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”的“英雄主义”。也正是基于这股“土味”十足的正能量,让“打工人”继“搬砖““社畜”之后,成为了各界劳动者们的Slogan。

远在深圳万丰河畔——管道公司宝安水体治理项目的员工们,就是这样一群可爱的“打工人”。他们披星戴月,但却不辞辛劳,为的只是能够早日还给深圳一湾清泓——此刻,我面前这个开朗的辽宁小伙韩啸宇,便是其中一位“工友”。

羽翼未丰,已在江湖

2018年毕业后,韩啸宇踏入了管道公司,前往哈尔滨管片厂开始了实习。初次走出象牙塔的激情,加上东北这片沃土赋予他与生俱来的踏实和勤奋,韩啸宇很快熟悉了岗位的专业技能,并利用闲余时间为管片厂编辑生产日报,撰写新闻稿件。不久他便得到领导青睐,借调到公司党委工作部。在岗期间,不单是写作水平、组织能力得到了巨大提升,他更是凭借善良和幽默的性格,以及厚道、热情的为人感染了公司上下,也获得了一众同事的赞扬。

年过半载,我们的“工友”韩啸宇似乎已经步入了正轨,准备在这个岗位上发光发热了。然而在他的心中明白,这里还不是他的舞台。

2019年3月,公司中标深圳宝安水体治理项目。一方面标志着公司正式踏入了“水环境治理”的全新领域,也意味着公司亟待各类优秀的人才集合起来,远赴深圳,在这个公司鲜有涉足的行业中,搏出一条转型升级的道路。虽然仅仅入职半年,羽翼未丰。但作为公司最年轻的BIM工程师,韩啸宇主动请缨,成为管道公司第一批“吃螃蟹”的人,期望能为公司在深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。

“真的就像诗中说的那样,‘剑未佩妥,出门便已是江湖’。”韩啸宇回忆起两年前的自己,笑着说道:“可是既然已身在江湖了,没有剑,问别人借一把,没人借,自己打一把就是了!”谈笑间,小伙子的幽默与豪迈显露无余。

2019年4月,他如愿来到了鹏城深圳,扎根万丰河畔。至此,韩啸宇才真正来到属于他的“江湖”。

他日图好景,归来凤池夸

项目安家深圳后,首先组织全体员工在万丰河流域进行了查勘。那时的河水呈玄色,厨余、生活及工业垃圾的排放让本就浑浊的河水泛起油腥;长期堆积的垃圾无人管理,有些散落在河道两边,有些随着水流在河中央形成一道漂浮的垃圾“桥”,散发出阵阵恶臭。

站在岸上的韩啸宇看着如此景象,回到营地后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异日图将好景,归去凤池夸”,想来有些气盛,但也算是给自己立下了一个目标:必将身体力行,与全体同事共同努力把万丰河治理好,将碧浪清波还给世人。

然而事情远没有想象的容易。水污染治理是一项长期、复杂的系统性工程,治理的目标万丰河,全长3.45公里,其中明渠长度0.5公里,裙带5条小微水体,整片水域的管道相连接,如树的根茎,根末又生根,最终形成了一条主河道包含5条微水体,每条水体有十余个主排水口,每个主排水口背后又有数十条支管相连,每根支管上游又有总数高达数百根通向居民百姓、商铺企业的毛细管在检查井中交汇。700余个排口、1200余个点源,一环一环形成了交织如麻的地下管网。

面对如此复杂的排水管网,污染源头的排查成为了项目部的首要任务,也是项目初期极为繁重的工作。自项目开展以来,韩啸宇一直主要从事着排查工作。他从零开始学习,跟着水环境公司的技术员们白天跑现场、开井盖、找源头,学习使用各种探测仪器设备,晚上回去消化实践的经验,形成文字材料,与同事们交流讨论,不到两个月,韩啸宇就从排查到熟悉了整套业务,可以独自带领工人完成现场的绝大部分工作。

件件有着落,事事有回音

但是终归是后生晚学,经验尚浅,在一次常规排查任务中,韩啸宇遇到了难题。他像往常一样打开井盖,降下QV探测仪,寻找污水的上游。这个井内共有5条来源不同的支管,其中的任何一条或几条都有可能是污染水源的上游支管,而8根支管就意味着附近几公里的范围内会有20个左右的检查井需要去排查。摸清情况后韩啸宇立刻开始行动,利用潜望镜顺着每根管线寻找上游检查井。一遍找寻下来,已经是傍晚,可是由于潜望镜操作距离有限,加上附近检查井数量密集,最终还有一根支管的上游水井没有确定位置。但由于这个井盖位置正处于公路右转道,晚高峰将至,再继续工作将会给当地的交通造成严重拥堵,韩啸宇无奈只得鸣金收兵。

上游丢失这种事情,在水体治理的过程中时有发生,按照常规步骤只需上报给业主单位以及技术部门,由他们再派专人来解决便可,但会消耗大量时间。韩啸宇不甘就此放弃,回到宿舍后一声不吭,伏案研究起管网图纸,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,为后续的工作开展提供便利。几番研究下,还是无法确定上游位置,韩啸宇不屈不挠,召集了在同一片区域排查的同事临时开会。在讨论中他听到,就在所在公路的对侧1公里左右的地方,一位同事负责的区域中恰好有一个检查井的下游找不到了。啸宇灵机一动:这两个井之间会不会有联系呢?遂拉着几名同事驱车返回现场。

赶回去已是深夜0点,车辆稀疏,灯火昏暗。只见一群穿着反光背心的黑影动作麻利,分工默契的调试设备,三下五除二就进入了工作位置。但是受限于仪器的工作距离,要如何证明两个检查井之间的联系呢?几人一筹莫展之际,韩啸宇眼神落在了路边的一小块泡沫箱的碎片上,心中也有了点子。他叫同事分头去疑似下游的几个水井守着,然后捡起泡沫丢进了眼前井中,果然没一会儿,其中一个井位的同事就拦截到了泡沫,高喊着:找到了!再一瞧,果然就是啸宇白天上游丢失的那一口井。一群人长舒一口气,坐在路边“傻笑”起来。

我打趣道:“和同事忙到那么晚,还有功夫高兴呢,不回去休息啊?”

“用咱打工人的话说‘才干到12点?你搁那养生呢?’哈哈……”说着啸宇又笑起来。分明是平躺式的自嘲,但却莫然充满自豪和使命感,仿佛熬夜工作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份负担——或许这就是亿博客服青年独特的魅力吧。

如今,600多个日日夜夜过去,万丰河经过这群可爱的“打工人”悉心治疗,早已是水清河畅、景美岸绿,焕然一新,从前人们避之若浼的黑水河,如今成了熙来攘往的休闲之地。但是一杯净水融不进一滴墨,万丰河只是宝安水体治理的首战,治水之路,道阻且长。

当每个清晨的新日倒映在河面,随着清澈的万丰河流水一寸寸升起,绿水青山的期盼也在一点一点成为现实。

早安!万丰河畔的打工人!


调试设备的韩啸宇
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