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最美一线工程师】郭晓阳的项目全时光

发布日期:2020-07-20
信息来源:新闻中心
作者:巨风
字号:[ ]

讲起一个又一个项目施工过程中的故事,水电公司路面分公司总经理郭晓阳晒得黝黑的脸上是憨厚的笑容,语速缓慢,有条有理。

2016年10月,已经完成90%施工任务的松干项目赢利可观,但是担任项目经理的郭晓阳接到去梁忠高速公路收尾的任务时,和以往每一次工作调动一样,没有二话,“打起背包就出发。”

对每一次工作调动,郭晓阳都做到了绝对服从,他说:“相信领导安排工作是从大局出发,服从领导安排也就是服从大局。”

郭晓阳是所有相处过的同事们公认的“老实人”,把“说老实话做老实事”践行到一言一行之中。这位说话做事憨厚朴实的项目经理做起事来要快有快,要慢有慢,和他所管理的项目现场一样秩序井然。

快进场

松干项目是郭晓阳经历中第一个“跑步进场”的项目,也是经历过的“进场速度最快、掀起大干速度最快”的项目。

2015年8月12日,正在哈尔滨地铁项目履行安全总监职责的郭晓阳接到领导电话后,和项目总监理工程师在电话中进行了简单的沟通,对方提出要“以最快的速度进场”。郭晓阳第二天赶到项目驻地,三天时间找到营地;8月15日,设备和人员进场;8月20日,项目部基本组建完成,现场开工;9月1日,通过业主和监理验收。从进场到开工,仅用了半个月时间,而且当年9月、10月两个月完成了项目40%的产值。

不仅进场快,组建项目快,因为项目部人员少,各部室之间主动相互配合帮助,不需要项目班子协调,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。“这是松干项目最欣慰的地方”,郭晓阳缓慢的语速中有自豪,也有开心。

松干项目有一部分边坡施工是沉排,河面结冰厚度达到50厘米,先用装载机把冰面上的积雪清掉,在冰面上按边坡设计长度进行放线后,在冰面上布置钢筋石笼,待到春暖花开,冰雪融化,钢筋石笼下沉到边坡上,施工就完成了。

夏天河道有水无法施工,需要等到12月份松花江结冰后施工。2015年12月1日开始,郭晓阳安排专人每天测量结冰厚度。

第一次组织在冰面上施工,虽然各方面准备工作都达到了要求,但是郭晓阳仍然不敢让设备直接上到冰面上。他先观察其他标段和冰面通行情况,看到别的标段装载机开始工作,拉货的大车开始在冰上行走没有问题后,才安排装载机上冰面工作。

沉排开始施工后,在零下20多度的室外,东北特色的“白毛风”打在脸上生疼,郭晓阳坚持每天检查安全和质量,只要工作允许,他就盯在现场,和员工一起抗着寒风工作。

在整个施工过程中,郭晓阳安排专人巡视冰面情况,观察有无裂缝。每天熬姜汤,为职工采购当地百姓穿的棉衣和棉鞋。郭晓阳发现工人干活都不会偷懒,因为一停下来就会冻得受不了。 

慢收尾

结束了南水北调安阳三标八年多的施工和收尾工作,2013年11月郭晓阳担任了内蒙满阿公路生产副经理。2015年8月到黑龙江松干项目担任项目经理,项目施工任务完成90%时,2016年10月,他接到了新的任务——到重庆去,为梁忠高速公路项目一分部和六分部两个标段处理收尾事宜。

被领导和同事称为“收尾专家”的郭晓阳再次干回老本行。

已经先后做过那尼公路、商亳高速公路和南水北调安阳三标等三个项目收尾工作的郭晓阳,深深地体会过一个人守着一个大院子的寂寞,更体会过收尾工作的繁重与琐碎。验收、合同变更、处理撤场问题、土地复耕、与施工队做最后的结算……一项项工作,即考验能力又考验耐性,即要做到坚持原则还要适度的随机应变。

项目收尾工作需要慢慢磨,需要耐心。

2016年10月到达重庆,千头万绪,边了解项目情况边组织剩余工程量施工。郭晓阳来到梁忠高速公路项目时,项目上大部分职工都不熟悉。“幸好梁忠高速公路项目施工团队很强,”郭晓阳说。

三个标段加起来50多公里长,为了掌握工程重难点和问题,做到心中有数,郭晓阳用脚把沿线丈量了一遍。

新时光

2017年4月,边处理两个项目的收尾事宜,郭晓阳又担任了新承接的江习高速路面项目经理。合同额1.4亿元的江习高速公路路面二标,是郭晓阳需要从头开始的新任务,也是他第一个从头干到尾的项目。

郭晓阳的职业生涯从此开始了一段新的时光。

路面施工,水稳拌合站和沥青拌合站建设是关键。

拌合站相当于一座30层高的楼,重达300多吨,是零部件一件件拼装起来的庞然大物,运行安全必须置于第一位。

重庆多山,崇山峻岭之中,很难找到一块合适的平地,接到中标通知,找了两三个月后,郭晓阳的目光落在那一片平整的弃碴场上,经过业主同意后,开工建设拌合站。

在弃碴场上建拌合站没有先例,危险系数较高,业主、监理都很关注。郭晓阳和总工每天讨论基础如何处理基础,在研究了多项施工方案后,最终选用了扩大砼基础。

推平,压实后,再进行反开挖,一层层浇筑砼,做出坚实的基础。

郭晓阳做工程的方法和他的性格一样,每一步都做扎实。

为了防止出现不均匀沉降,在拌合站基础四角预埋了四个200吨千斤顶,万一出现沉降后用千斤顶进行调节。在拌合站最高处用钢丝绳悬挂垂球于地面控制点上,用以观测沉降。

拌合站2017年5月建成,直到2018年6月拆装向津石路面转移时,基础没有出现任何问题。郭晓阳悬了13个月的心也终于放下。

新故事

2018年6月,江习路面工程施工结束,江习高速公路通车,结算等收尾事项刚刚可以告一段茖,郭晓阳感觉心里可以松口气调整一下了。

2018年12月,他接到了新的任务——担任合同额10.8亿元的津石路面工程项目经理。

郭晓阳说:“能多做一点儿是一点儿”,他做的不是多一点点儿,而是一个人承担了多个人的工作量。2019年,他边做津石路面试验段,边组织储备料源,同时兼顾梁忠高速和江习高速四个项目的档案移交、结算等收尾工作。

不同的项目有不同的管理难点,有不同的压力。

津石路面合同额10.8亿元,71公里高等级路面铺筑,需要6个月时间里完成,还涉及胶改沥青、SMA沥青马蹄子等工艺。看到这些信息,郭晓阳心理压力陡增。

线路太长,经过调研,全线分为三个工区,需要建三座拌合站,前期策划成为关键,进料、出料、整体平衡、运输成本、地方关系等各种因素都要考虑到。郭晓阳特别交待一起选址的同事:“进料道路不要走村庄内部道路,最好从省道直接进”。考察拌合站选址跑了两个多月。

在津石路面项目,每一座拌合站都有故事。

一工区拌合站前期谈了几个地方,要么某方面不合适,要么后期隐患比较大。一个偶然的机会听筹建处领导说取消规划中的省界收费站,有一百亩空地可以使用,郭晓阳急忙组织前去勘察,地就这样定了下来:没有任何纠纷,可以节约大笔的征地费、青苗补偿费等费用。

在寻找二工区拌合站建设场地时,有人上门自荐,推荐了一块300多亩的地。项目确实需要这么大面积的一块地,把一座拌合站和机制砂、矿粉加工站建在一起,以降低管理成本。郭晓阳现场考察后,发现周边环境复杂,心里直打鼓。他是个实在人,对方在他的脸上看出了犹豫的原因,就把周边村庄的支部书记邀请到现场介绍情况,承诺可以帮助解决地方问题。郭晓阳看到了对方的诚意后,才决定把地租下来。

项目部员工们很少能在项目部见到郭晓阳,除了外出联系工作,只要有时间,郭晓阳就盯在施工现场,就连和他一起跑现场的司机都晒黑了。他说:“在现场心里感觉很踏实,解决问题的效率高,一到现场身上就有一股劲。”

路面施工,全程都是抢工。每天吃完早饭,在办公室与项目班子简单开碰头会后,郭晓阳就直奔现场。他在现场手把手教年轻人组织施工,告诉他们要对经手的每一件事负责,分析工作重点,“遇到问题,多想几个方法,多准备几套方案”。

路面公司党支部书记张立峰对郭晓阳的评价是:“说得少,做得多,安排工作简明扼要,对职工很关心。”

在和年轻人的交流过程中,他发现年轻人的成本意识不足。他提出水稳摊铺、拌合站单机考核,每一个管理人员都要有成本意识,心里都要有一本“成本帐”。“管理要‘管’,更要‘理’”现场每节约一点儿,对成本都有着很大的影响”,郭晓阳说。

郭晓阳善于向变化的环境学习,也善于向同行学习。第一次到津石土建六标项目部时,在食堂吃饭,听到职工们对食堂很满意,他下决心参照同一标准建设食堂,让职工们吃得满意吃得健康吃得开心。

2020年4月27日,津石路面当天完成2.35万吨水稳摊铺;2020年5月,项目进入大干期,5月完成1亿元产值;进入6月,现场每天完成3万吨水稳摊铺,完成1.5亿元产值;业主对沥青中面层的平整度等各项指标给予了高度评价。

路面施工条件艰苦,对施工过程要求严格,橡胶改性沥青混凝土温度高达190摄氏度,而且天气越热越干燥越适合施工。就是在这样的施工环境中,郭晓阳不带一点儿抱怨,把“吃苦耐劳”四个字写进了每一天的工作中。


郭晓阳在津石路面项目施工现场接受河北电视台采访



郭晓阳在津石路面沥青摊铺现场

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